上)靈魂碎片篇:我的主管口頭禪是「理想有多大、能力就會變多大」,根據長時間觀察,我一直覺得那不過是個包裹著無上限工作量的、壓榨員工的迷幻糖衣,如果有效,他怎麼還沒有當上董事長?不過今天下午,我改變想法了。

 

懷著對「念力」和對前世記憶的好奇,我在上個月中下旬找子明老師尋找靈魂碎片,老師先感應說,為數不多的地球輪迴中,在在後腦、心輪和海底輪曾留下了傷痕,後腦和海底輪來自某幾次的死亡創傷,那確實是我兩處常莫名隱痛的地方,而力量最大的靈魂碎片來自心輪,連結的過往是我今生最常遇到且最難克服的課題。

 

在寫完合約並燒掉送走後,老師感覺沐浴在光裡,接著他的靈體到下部世界去取回這幾片靈魂碎片,就我的感覺就是老師身邊的一圈光變小了,好像一束燭光少了幾支的感覺,幾分鐘後他帶回碎片,放在手中淨化,並幫忙敘述我的前世故事,他說我久遠的過去曾參與以宗教聖戰為名的征伐,被同僚陷害,在對神的質疑、對教廷的憤恨、不解和對同樣受害的同袍的抱歉中死去。

(我悟如是註:出體到靈界,現實界的肉身能量場也會有所變化)

  靈體有翅膀,如果出體執行任務,會感覺有點「恍神」,

 會覺得翅膀消失,身上的光度變暗,眼神也會變的有點「空」)

老師淨化完心輪的靈魂碎片後,放回我的心輪處,並超渡隨他前來的、我前世的同袍們,我不知道有多少位,但我突然有一種很熟悉、安心卻又夾雜著愧疚的情緒,混揉在從心口往全身流動的溫暖氛圍裡,彷彿曾生死與共的伙伴們重新相聚了,接著乘著光,到了更好的地方。

 

我跟老師說說,這回憶帶給我的習性是對權威的反抗吧,我不知為何非常難以忍受任何科層制度、權威人士或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命令和規範,一定是這樣。老師笑一笑,說「你回去再想一想」(我後來有想到了。)。接著老師端出泡腳機和可以清頭薦骨的的儀器幫我清濁氣,讓我可以像每次火球班和大共修課後一樣,把氛圍洗的亮晶晶後回家。

 

老師說,你還有個封印在前額,準備好了就可來取回。臨行前,老師叮嚀說每天要靜心和練功來讓心輪的連結更快痊癒,但緊接著我立刻經歷夢魘般的忙碌工作,且幾次體會到人心的險惡設局,在孤立無援中體會項羽式的四面楚歌,別說靜心了,我連以往感覺可輕鬆呼喚的金色喜悅之光,都因心情起伏太大而抓不到。

 

但有些事情不一樣了,生活是如同以往的被各式任務塞滿,但不同的是我覺得自己好像變強了,就好像電腦升級一樣(不是指升級成Vista),心念的力量、對情緒的掌控力、隨機應變的反應力和思考的廣度、甚至對情勢的預測都大幅進步,自己很驚訝,說實在,我的生活形態完全沒改變,但隱約的體會到在某個心結解開後,人就像解開枷鎖般可以起身奔馳。

 

所以我很快的再在部落格上留言向老師申請解封印,老師說,這叫「靈魂記憶組」,是以往在不同星球或天界修行時累積的特殊力量,要寫合約願意把光和愛帶來地球,促進地球集體意識的提升和轉化才可,也提醒有可能會加速展開「天命」,就是來地球前簽訂的靈魂合約。

(下)靈魂記憶組篇:很努力早起爬到老師的辦公室後,老師先逐一用精油幫忙調氣場,老師說大家要持續練功不容易,其實有時可花12分鐘向精油借力量,脈輪和氣場清潔後,心情會隨之開朗,很多現世問題就相對比較容易想通,就跟練金色喜悅之光有異曲同工之效。

(我悟如是註:感謝新靜乖媽老師的100瓶能量精油課程,下面提到精油的用法 大部份是乖媽老師的教導)

 

老師先用歐洲赤松精油協助釋放不屬於自己的責任,他說人常會不自覺承擔起別人的期待、自我過多的要求或一些慣習,而攬著不需背負的重擔,用過精油後,不必要的責任會釋放,剩下的責任,就是自己該任的,自己要好好負責,同時可以消除頭部、頸椎和肩膀的疲勞。我用完後覺得頸部和肩膀有明顯的舒緩感,沒想到連懶惰於我還是會不自覺挑起不該自己的擔子。

 

接著是檸檬香茅,會讓肌肉更有彈性,同時也可讓自我面對外在時有更大的適應力和彈性,接著是用藏茴香來清濁氣及不通的氣脈,我用時很明顯感覺到頭頂冒出灰僕僕的熱煙,整個頭皮有被風(濁氣啦)撐起的感覺,曾動過手術的膝蓋也隱隱疼痛,老師說哪邊比較弱、有阻塞,就會往那邊疏通。(我回來後兩腳踝也莫名的超痛,看來該鍛鍊的不僅是膝蓋而已)

 

之後用黑雲杉,在清理氣脈及放下錯誤責任後,認清並堅持自我理想,壓軸是可愛的甜橙,讓心情隨之興高采烈。老師說,每天練功做不到的話,每天依序用精油來清理也可以。(在中和捷運路93號的新靜自然中心可買到,02-89414008、捷運南勢角站)

 

接著進入重頭戲,老師叫我寫一份合約,承諾願意為提昇地球的轉化和提昇做努力,還要完全的信任和臣服,臣服於誰哩?老師說不知道,他接受到的訊息就是如此。我跟著寫完之後唸一遍,剛唸完,覺得突然整張紙都在發燙,有一種光亮感,老師說有靈眼者,會看到天上方照下光,準備接受這份合約

 

我點完甜橙精油還在望著紫水晶洞旁飛來的小蜻蜓傻笑時(不在河邊居然有蜻蜓,很神奇耶),老師已經把合約燒完,並取回了我的靈魂記憶組,放在我手上,老師說這記憶組閃耀著七彩光芒,很漂亮,我摸著覺得是一塊厚實溫暖的大正方形,有一點噴著火花的刺電感。

 

老師把這塊記憶組按回我的額頭,怎麼說呢,突然間身體周遭有種瑞氣千條、祥雲朵朵的的感覺,從中脈開始向外爆出光亮,全身從裡而外開始透光,像身體裡面有個大型燈柱,隨之往上衝的熱氣讓我立刻按住頭頂,覺得腦袋都要被掀翻了。

 

特別的是,我感覺到一種非常寬廣深邃的平靜,像是山間的祥雲飄進了心裡,眼前的人、物產生出如夢似幻的不真切感,像是我在這,卻又不在這,很難描述,或許有些「色不異空」的恆常感,而這種平靜是我在這一年陸陸續續上佛學課、學冥想、參加法會時,偶爾吉光片羽得以入定的、極為珍稀的片刻(每次應該持續不到5分鐘),在按回靈魂記憶組後,我居然可以毫不費力的、持續保持在這樣充滿喜樂的祥和感中。

 

老師說,他接收到上師的訊息,是要我多接觸觀世音菩薩的普門品,他說裡面有幾句偈可以作為我的靜修真言:「我若向刀山、刀山自摧折,我若向火湯、火湯自枯竭,我若向地獄、地獄自消滅,我若向餓鬼、餓鬼自飽滿,我若向修羅、惡心自調伏,我若向畜生、自得大智慧」老師拿出佛經普門品,叫我唸一遍。

 

我念時,感覺整個前額再次被撐開,光的能量從全身更密實的擴大發散出去,好像整個人被包在灼然光燦的巨大水晶裡,而我在嘖嘖稱奇驚嘆的同時,卻又仍很平靜,兩者安妥的並存,總之是完全沒有體會過的情緒。

 

之後老師叫我用標準接功態,幫我裝上某種腦部重組程式,叫我觀想腦部有左右、上下的光波在重整能量,像電腦重組一樣,迅速排除腦部的負面能量,並說每天可以靠精油、金色喜悅之光、火球和這程式等不同方式,來維持靈魂記憶組帶來的光亮。

 

老師說他與上師的合約就是協助轉化更多的光行者,之前很多師兄是因此找回特殊的療癒力量,或接收訊息的能力,大多都有很明確的功能,我這種沒特別原因的發光型不常見,老師說,我在不同時空應該是曾許下與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內類似的助世誓願,才會連結到這種光芒。

 

老師說門口有個下午個案前世的冤親債主,在個案打電話的同時就來到老師辦公室外,很怨憤,但很有禮貌的站在門口等著,離去時,老師教我不要躲,學習念真言送光給她,我覺得她是一個黯然且緊張的女生,送完光後,感覺她比較舒緩了,有點小感動。

 

我在回程的火車上,把「我若向刀山、刀山自摧折」的「若」改成「願」,再複頌一遍,又再次體會到全身泡在光球裡、從中脈大發熱的感覺,而且比講「若」時更明顯。我想,或許真的是如此,如果發願要幫助別人,天上真的會有力量降下來相助的。

 

我還是很懷疑我的長官這輩子當不到董事長啦,而且我也還不知道解封印後的能力功能為何,但我現在相信,心願有多大,能力就會隨之多大,或許在某個機緣下,這些曾許諾和鍛鍊而成的力量,就會翻過前世今生和星際,回到你身邊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我悟如是 的頭像
我悟如是

我悟如是新成立的部落落

我悟如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